您所在的位置:语文学习网 > 语文知识点 > 《孔乙己》的色调涂抹技法

《孔乙己》的色调涂抹技法

俱波峰       鲁迅在回顾自己的小说时曾说:“那时的认为‘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且介事杂文二集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小说《孔乙己》中的孔乙己,从他穿着“又脏又破的长衫”伴随人们的冷眼和笑声出场,到穿着“破夹袄”最后从“单调”无聊”的咸亨酒店这幅淡凉的画面上消失,体现了“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的特点。由此使读者可以窥视先生小说创作色调之阴冷、揭露之深刻这一艺术风格。
  
  鲁迅自己说,他写孔乙己的“主要用意是在描写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孙伏园《鲁迅先生二三事》)“意思是在揭出痛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南腔北调集我怎样做起小说来》)《孔乙己》中不管是孔乙己“苍白脸上的伤痕”还是身穿的“破长衫”,那怕是最后被“打折了腿,”穿着“破央袄”都丝毫不能引起周围人的同情,反而给平时“单调”“无聊”的酒店带来了“快活”的气氛,“欢乐”的笑声。多么悲哀哟!那些专靠吮吸“短衣帮”血汗生存的“长衣帮,”逗笑病态的人生,赏玩孔乙己精神的畸形和死亡时的痉挛,还有“短衣帮”们也逗乐打趣,这种统治者精神空虚,残酷无情;“短衣帮”们受旧思想的毒害之深,缺乏觉悟和同情心等,都表现了世态炎凉,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整个小说的生活画面上的色调是阴冷的。
  
  鲁迅的小说绝不仅仅描摹眼前的真实,而是抓住了事物特征并由此出发,追索漫长的中国社会发展的轨道,作老实不客气的剥脱。
  
  小说对孔乙己出场后的场面的勾勒,周围气氛的描写,正是反映了社会的停滞不前,是当时社会的生动写照,而孔乙己就是这个病态社会的畸形产儿。他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长衫”在封建社会是“上层”和“知识界的标志”,是反动统治阶级的皮,尽管那件长衫,丝毫抬高不了他的身价,也掩盖不住他肉体的斑斑伤痕,他仍然不管再脏再破也舍不得脱。正像贾宝玉死活也离不得脖子上的那块通灵宝一样,孔乙己死死依附在封建统治阶级的这张皮上,无比眷恋那个正在没落的阶级,甚至甘愿做他的殉葬品而至死不悟。旧制度,旧文化,旧思想毒害是如此之深!仅仅是一件“又脏又破的长衫”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挣扎在歧路与穷途中知识分子的痛苦的内心世界。“长衣衫”也像折光镜一样折射出当时社会的千疮百痍世态炎凉,封建等级观念的根深蒂固以及贫富之间那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孔乙己最后一次出场是穿着“一件破夹袄”,又脏又破的“长衫”伴随孔乙己度过了穷酸、迂腐的一生,最后被迫终于脱去了,然而,这不但不是他走向短衣帮的讯息,反倒成了他死期来临的信号,宣告了黑暗社会对孔乙己生存权利的剥夺。孔乙己无息无声地从画面上消失了,人们仍然过着一潭死水般的生活。旧制度,旧文化,旧思想制造了孔乙己,又毫不犹豫地把他毁灭掉。多么悲凉的气氛,多么深刻的揭露。
  
  鲁迅在这篇不足三千字的小说中,以令人惊叹的艺术笔触,描写了“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揭露了社会的病疾”。在当时对于反对旧文化和提倡新文化是有现实意义的。在小说描写上,我们也可以看到鲁迅运用阴冷的色调涂抹,揭示深刻意义的“艺术”风格。
  • 请您评论
  • 分享观点